<address id="ppxzl"><video id="ppxzl"></video></address>

        <address id="ppxzl"><listing id="ppxzl"></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pxzl"><nobr id="ppxzl"></nobr></address>

          搜索
          >
          >
          >
          生態意識:當代文學的新向度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貴州吉龍生態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清鎮市衛城鎮龍井村(三聯乳業養殖基地)
          郵編:550028  聯系電話:0851-86901563 傳真:0851-86901563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黔ICP備10002894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貴陽

          行業動態

          聯系我們

          地  址:貴陽市觀山湖區黔靈山路 世紀金源財富中心C棟708室
          生產基地:貴州省貴陽市清鎮市衛城鎮龍井村(三聯乳業養殖基地)
          電  話:0851-86901563
          傳  真:0851-86901563
          郵  編:550028
          郵  箱:qianlongest@163.com

          資訊詳情

          生態意識:當代文學的新向度

          分類:
          行業資訊
          作者:
          來源:
          瀏覽量

            沒有哪個時代像我們當前時代這樣占有如此豐富的物質財富,沒有哪個時代擁有如此先進的科學技術而且正一日千里地迅猛發展,沒有哪個時代如此體驗著人口爆炸的現實,也沒有哪個時代如此經歷著內在精神的極度潰敗與大自然的全面告急。全球氣溫升高、氣候反常、臭氧層空洞、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植被退化、物種銳減、垃圾泛濫等均是生態全面告急的征兆與表現,生命與周圍環境之間幾十億年里慢慢形成的完美聯系正在被現代人全面徹底地損傷著,有些后果已經昭然若揭,有些只是初露端倪。若要在這顆美麗而脆弱的藍色星球繼續存在下去,人類文明若要可持續地發展下去,建立全人類的生態意識就迫不及待,文學也必須接受生態意識的浸潤,實現看護大地的功能。我們必須認識到自然界萬事萬物是一個有機聯系的完整整體,人必須尊重自然,敬畏生命。

            中國當代文學生態意識的覺醒

            這種生態意識給陷于迷茫與困頓的現代人展示了人類文明可能的新方向。非常讓人欣慰的是,當前中國文學已經慢慢地顯現出了這種生態意識。首先,一些作家非常關注生態環境的慘遭破壞,書寫生態災難時流露出難能可貴的生態意識。作家徐剛堪稱代表,他對我國的森林、江河、湖海、土地等各種生態環境問題廣泛涉獵,視野宏闊,筆鋒犀利,憂憤深廣,尤其是《守望家園》、《長江傳》、《綠色宣言》等長篇報告文學具有經典性。陳桂棣的《淮河的警告》,李青松的《最后的種群》、《遙遠的虎嘯》,哲夫的《長江生態報告》、《黃河生態報告》等報告文學都是生態憂患之作,具有振聾發聵之效。

            其次,一些作家對各種自然生命懷有生態同情,細致入微地描摹多姿多彩的生命姿態,反思了人類中心主義價值觀的局限。張煒的短篇小說《三想》對樹、狼、人的心理描摹還原了自然界生命間隱秘的聯系與彼此友好的情誼。賈平凹的《懷念狼》、姜戎的《狼圖騰》、郭雪波的《大漠狼孩》等小說都超越了人類中心主義價值觀,展示了人與自然生命之間不能損毀的生態關聯。在生態意識的潛移默化下,當前中國文學中的動物形象顯示出擺脫了人的道德倫理化后的華美風采。

            再次,許多作家以生態意識為依據展開了非常徹底的現代文明批判。張煒在小說《九月寓言》和散文《融入野地》中都為逝去的野地靈性哀婉不已,對建立在對大自然的暴力征服之上的現代文明激烈批判。遲子建在小說《額爾古納河右岸》中對現代文明轟毀了鄂溫克人的自然生活表現出溫婉哀傷的批判。詩人于堅常常遠離現代都市文明,漫游云南大地,尋覓著大自然殘存的詩意。散文作家葦岸更是通過對大地上的各種事情精細觀察,尋覓著自然的隱秘節律對抗著現代文明的機械化與標準化。

            “三原則”引導作家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書寫

            如果深入考察當前中國文學中的生態意識,我們可以發現三個基本原則隱隱地引導著作家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書寫,即尊重自然生態,建構生態自我和追尋生態境界。雖說剛開始像徐剛等作家對生態環境災難的關注往往從人類中心主義價值觀出發,以對人的利益的損害來批判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后來慢慢地轉變為從自然生態本身的價值出發來看待現代人的病態行為。作家尊重自然生態,充分展示自然生態的內在價值,對那些總是為了人類一點小利就不惜大規模毀壞自然生態的行為持嚴厲的批判態度。當然,建構生態自我是作家更為關心的事情。作家意識到,人若僅限于狹隘的小我,并把這種小我的利益上升到絕對地位,就會陷入迷途;而當他能沖出狹隘小我,把自我認同于所有生命,從生態高度上來重建自我時,人就能獲得自我的解放,進入生態自我階段。作家徐剛曾說:“我們不得不走向孤獨。每砍伐一棵樹,就增加一分孤獨;每捕殺一只野生動物,便使這種孤獨以滴血的方式更加深刻?!碑斪骷夷芤庾R到這種孤獨時,他就已經是從生態自我來審視世界了。郭雪波在小說《沙葬》中就通過云燈喇嘛這個神異的人物展示了生態自我的理想形態。而追尋生態境界則是作家的終極目標。所謂生態境界,是指人體驗到與自然萬物的大生命融為一體、主客不分、大化流行、生機盎然的境界,這是生命意義最終圓滿的境界。像張煒所宣稱的那種融入野地后的存在狀態也就是生態境界的展示。

            生態文學的意義與使命:凈化人性,看護大地

            生態意識對當前中國文學寫作的意義是深遠的。首先,生態意識促使作家更及時地關注當前中國最為迫切的生態環境問題,讓他們獲得一度喪失的現實感。其次,生態意識為中國作家提供了一種更為闊大更為合理的價值觀,使他們有可能進一步反思人類文明和人性現實。再次,生態意識第一次使中國作家能夠如此真切地展示大自然的本來面貌。

            著名作家勞倫斯曾說:“如果我們考慮一下就會發現,我們的人生是要實現我們自身與周圍充滿生機的宇宙之間的純潔關系而存在的?!碑斍爸袊鷳B文學的使命之一就是努力引領人們走出工業主義、消費主義的市場取向的世界觀與人生觀,以生態意識為引導,恢復人們對自然的敏感與興趣,凈化人性,看護大地。

          關鍵詞:
          上一篇:

          新聞分類

          捕鱼平台